[賽事心得]來自心底的聲音~2014集集音樂馬拉松

[賽事心得]來自心底的聲音~2014集集音樂馬拉松

溫演飛
2015-01-19
1036次瀏覽

日期:2014/12/28

地點:南投縣集集鎮

頭頂上方樟樹綿密的枝葉篩落而出一滴滴的雨珠,這雨珠在冬日裡竟然是如此的溫柔,輕輕降落在臉上的時候,好像情人的臉頰相碰摩挲。經過921震災紀念牆的時候,旁邊『添興窯陶藝村』店前的木造樓台上,一群原住民小朋友們正吟唱著布農族的拍手歌,歌聲是如此的渾然天成、如此的充滿磁力,現場唯一的伴奏樂器就是他們宛如山泉瀑布般清脆有力的拍手聲。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幾年前某銀行的廣告,可是等到在『看見台灣』這部電影的片尾又再次聽到這首歌時,感受與領悟更深更難忘,也許,時間就像高明雕刻師的雙手,總會默默地把藏在內心深層的東西慢慢雕刻成形。

 

當電影出現這個場景時,挺立在大地之上的玉山主峰在嘹亮極具穿透力的合唱聲中更顯得出崢嶸絕麗,頓時好多好多關於爬山的往事都醞釀在盈眶的淚水流轉,我想起那些在山上的歲月、想起幫我取布農名字的女郎、想起她穿著水藍色的長衣裙和護腿布,在晴空下的稜線上明亮的像一束水晶般閃閃動人。我還想起雲飄過的聲音、想起風輕撫髮梢的溫柔、想起山稜上水鹿奔過的雄壯、想起林間山羌驚竄的慌張、想起一切的一切都不會再經歷一次、想起我的人生長度和大自然相比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時間看不到摸不到也無法壓縮,我的一年時光全都蛻變為一張張、一格格的日誌,薄薄的紙沒什麼特別的份量,但在數字與詞句之中,卻濃縮了我人生的一小段時光。

 

每一次家庭出遊,我喜歡用跑步來為我的旅行延伸觸角。天光未現,我總是已經拂去晨間水露、輕踩著落葉奔跑而過。那些在許多地方跑過的道路,充滿極大樂趣的,就是那些沒有配速、沒有刻度、沒有限制的野地;而有著完成後的充實與滿足感的路線,則是那些滿佈著配速、目標、里程等等標誌的道路。

 

今天這場馬拉松結束之後,代表著屬於我的一年即將結束了。在生活中,我已經不再需要煙火的繁華來提醒我跨過歲月的刻度,也暫時沒有時間坐在山頂遙望燦爛的星空來見證我渺小對比的人生座標。

 

得空的時候,我會穿上跑鞋出門慢慢的跑著,細細的品味著生活裡的溫柔,並且提醒自己好好的活著,深深的體驗生活裡的美好。每一個今天我會擁抱著黑暗入眠,然後天亮之後追隨著光明而去。

 

原住民小朋友們頭飾上的亮片晶瑩璀璨,而拍手歌的歌聲還未停歇呢,我情不自禁的慢下腳步,舉起雙手跟著節奏拍掌,並輕輕地跟著吟唱,努力的把我逝去的青春給唱回來。

 

-----------------------------------------------------------------------------

 

28日,多雲偶雨,溫度14度。

 

很久沒這麼早起床了,出發後要先下台中交流道去接『路跑好朋友』的孔雀,另外也約了幾位跑友相見。前一晚太太狐疑的問我:『這麼早又這麼冷,你起的來嗎?』

 

這種時刻,結婚多年的我絕不會直白表達出對賽事的熱情和執著,我假裝思考了幾秒鐘之後,帶著為難委屈、緩慢沈重而又充滿堅毅地遙望著遠方這樣說:『我會努力爬起來離開被窩,而且保證鬧鐘不會吵到妳和小孩子!』

 

好不容易脫離風大雨大的新竹,下完長長的大坡來到台中縣境內,在客運站接到孔雀後直接往集集駛去。和孔雀其實不熟,但彼此的喜好頗有相似之處,夏季時節我們都有安排爬山的活動,例如今年我們不約而同的選擇『雪山』的行程。平常時節偶爾會報名相同的比賽,比如年初的尖石超馬,甚至明年又將一同參賽,只不過我都報54公里,而他則是選擇100公里組,我和他最明顯的差異,是在~稍微變態超級變態兩者之間。

 

[賽事心得]來自心底的聲音~2014集集音樂馬拉松

 

抵達人山人海、熱鬧喧天的會場,先找到跑友美雯並送上昨晚烘培的新鮮咖啡豆,互道幾句祝福就此別過。初見跑友惠君姊,我還在該握手問好還是點頭致意兩者之間拿捏不定,惠君姊上前立馬給我一個大大的熱情的擁抱,這是她在賽場上和跑友碰面的獨有習慣(嗯~這個不錯我要學起來)。

 

之後正煩惱寄物區大排長龍,惠君姊隨即帶我到『飛虎常跑』的帳棚區,叮嚀我在此寄物即可,但因天氣不佳故切記防水措施需處理妥當。其實我都有把東西分類並用防水袋封裝,幾句寒暄後道別人緣極佳的惠君姊,和『路跑好朋友』的小威、甄鎂以及柏全會合。

 

[賽事心得]來自心底的聲音~2014集集音樂馬拉松

 

 閒談之後又往起跑點移動,去找今天跑初馬的老同學志宏和阿寶,在起點前就定位後看見身後的國洲兄,我走過去打聲招呼,本來都在螢幕前互相按讚、留言的網友忽然從螢幕走出的感覺令彼此不禁莞爾一笑。

 

終於,鳴槍的那一刻到來,其實我不太這樣適應緊湊匆忙的行程,我比較傾向於獨來獨往,唯有今天的集集馬例外。

 

為什麼噢?出發前在家裡檢查行囊物資的時候本來若有所思、心事重重的,全馬330的目標一直就像是小學操場邊緣矗立的大紅字標語~『莊敬自強、處變不驚』一樣鮮明的浮現在意識之丘上。

 

上半年的衝撞像是在黑暗中摸索般徒勞無功,夏天痛快的安排爬山、參加自行車比賽,直到11月才回到馬拉松賽事的懷抱,隨著體能的變化,更積極的實施朋友建議的訓練菜單,同時也自行調整與嘗試各種組合。

 

以這為界線,馬拉松對於我開始有了不一樣的視角,總而言之,當我站在起點時所懷抱的心情,完全迥異於過往。42.195公里不管如何切割如何分配,只專注於呼吸、配速、步頻、補給,只要沒有特殊的狀況發生,幾乎就像是剛烘培完的咖啡豆一樣,先前的條件就在烘培結束的那一刻決定了滋味,再怎麼神話排氣與養豆,後面再怎麼費心,都不會讓先天貧瘠的滋味變成身價高檔的冠軍咖啡。

 

賽前的訓練把體能推到哪裡,比賽當天即使對於前方到道路感到模糊,但在合理範圍內的結局,其實心裡有數。

 

本月中的太魯閣馬拉松讓我在配速上有了更具體的掌握度,我也開始會針對比賽路線做適宜的攻略計畫,比賽時按照自己的規劃一段一段的完成,完成比賽後的情緒,包含了順利完賽的開心、達成自設目標的成就感、朋友相聚的歡愉、離家旅行的快樂、自我探索的昇華……那是複雜度非常高的滋味,讓我沈溺其中無法自拔。

 

但出發前索然無味的水果、咖啡讓我驚覺,何必這麼怏怏不快呢?這不是跑步該有的沉鬱啊。當下決心把時間的壓力包袱丟掉,把GPS手錶重新設定,資訊頁面只有目前配速、時速和里程,其他的顯示移到其他頁面。就按照我平常練習的節奏去跑吧,跑的順利,就試試超越自己的紀錄,若不太順利也沒關係,回家後繼續練習繼續累積。

 

此時此刻,想見面的跑友難得趁此機會相聚,雖然總是匆忙的只有寥寥數語,但這份情懷,只有在更久遠的未來,才能驗證這份令人珍惜與感恩的深沈況味。

 

起跑後宛如海上漂浮的小船,隨著波浪搖曳飄蕩而去,彼時腦袋瓜正無邊無際的胡思亂想著,忽然旁邊一位有著睿智般的些許銀髮長者叫喚著我,並對著我微笑。剎那間我以為是魔戒裡的甘道夫,正想問他你的鬍子怎麼刮掉了?手杖咧?不是已經把惡龍史矛革解決了嗎?不是已經把那可惡的戒指丟到末日火山的岩漿裡融化了嗎?不是……沒有我的事了嗎?

 

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則是~『阿飛,你車票買了嗎?』

 

原來是『運動筆記』的姚總,上次咖啡杯前一別已過2年有餘,上星期姚大哥擔任台北富邦馬的345列車長,今日相見依舊一如印象中的神采奕奕、活力四射。『姚大哥,那您今天開的列車是幾點幾分的?』我問。4小時,他說。就像是在剛出了渡頭的小舟一樣,在時間的長河上相遇,彼此的速度暫時差不多,於是我們悠閒的划動著槳葉般的雙腳破水順流而去。

 

正如我一位登山社學長說過的,山下的人們勾心鬥角,到了山上卻很容易打開心扉。我想在『運動』這項目裡大致上是這樣的吧,沒有多餘的裝飾,甚至再怎麼修飾也沒有用,到了運動場上你的目的、你的意念、你的慾望、你的目標,其實都很誠實的、赤裸裸的攤開在陽光下,打開心胸,誠實的面對一切,在這條道路上,燦爛的光明其實處處可見。

 

我太太曾經問我,我最喜歡她哪一點。我說,我最喜歡她的,就是她源自內心、發自本意的善良與純真,這是我先天所欠缺的,而後天努力的砥礪琢磨自己,都是為了要求自己達到那個境界的修為。

 

『哼,難怪當初我爸爸說你是個大壞蛋!』她睜大眼睛瞪著我。

 

吼~不是啦,我的意思是對我來說,人生所追求的,就是真、善、美呀。真讓我洞穿生命本質,善讓我的人格昇華,美,則讓我在有限的人生中看見了永恆。我還在努力的企求更深入的境界,我……。

 

『有的沒的我聽不懂啦,你這大壞蛋,把我的青春還給我!』

 

經過12公里多的補給站我回頭尋找姚大哥的身影,只見他愜意舒服的在林下跑動著,回頭往前,卻見到『運動筆記』的Daniel正如閃電般急馳而過,與此同時,也和幾位相識的跑友互道加油,茱莉姊依然高挑俐落的穿梭在賽道上,忽焉在前 忽焉在後,簡直就像是林中仙子般神隱迷蹤,還冷不防丟出幾句問候或是提醒。遇見同鄉的福祥大哥,跟上一小段路不知天高地厚的請益跑馬的相關資訊,福祥大哥也大方的指點一二。今天好像同學會一樣,四處洋溢著熱鬧和諧的氣氛,也許一年即將結束的氣氛使然吧。

里程來到第16公里,把綠色隧道以及稀落的小雨留在山的那一邊,奔過跨越濁水溪的攔河堰。說是說不給自己壓力,但每一個折返點前後相遇孔雀時,都會在腦海裡開啟計算裝置開關,幾乎是反射般的開始測量彼此相差的距離,並藉著速度與里程的差異來推估追上他所需要花費的時間與體力。

 

[賽事心得]來自心底的聲音~2014集集音樂馬拉松 

保持著習慣的步頻和自覺速度,沿著東照山稜線下的仁愛路前進,在里程大約30公里左右終於追到孔雀了,為什麼這麼堅持?坦白說當然是為了能一起跑下去呀,雖然我平常喜歡一個人跑、賽前賽後獨來獨往,但能在路上和認識的朋友一起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跑著,對於我來說,那可是今天最開心的事。

 

遙望著對面的水里市街,在玉峰大橋上我終於忍不住把手錶的頁面切換,發現目前里程時間是32公里/251,發覺姍姍凌小姐(330)還有機會一搏。心頭一熱,頓時加速前進,並和孔雀互相鼓勵、互相打氣,只差沒有手牽手罷了。

 

誰知33公里之後,立即要面對的一道蜿蜒而上的山路,我才想起簡章上的圖示,這邊應該有大約5公里的上坡路段要消化。實在很陡的地方就用走的保留體力,好不容易把姍姍凌的扣子解開,現在卻又要送她回家,是有一點遺憾但不後悔的情愫。

 

之前進入水里時,路上的車輛已經增多,紅綠燈的交管問題開始浮現,某處地點警察叱喝大會志工或是跑者要遵守號誌而行,但少數跑者根本不理會逕自冒著危險通過,我想其實許多志工也是跑者,他們當然希望我們參賽選手優先,但來到一般人出門上路的時段時,彼此互相體諒互相妥協就是應該要做的。他們的無奈我可以體會,所以看不下去的時候,我也會出聲安撫路口一起等紅綠燈的跑友真的不差幾秒鐘,等一下再過比較安全。

 

山路的陡坡一道道,路過的跑友加油一聲聲;山路的轉彎一處處,清涼的山風一陣陣。孔雀落後的時候,我偶爾回頭呼喚著他;孔雀跟上的時候,我卻沉默的算計著彼此能否超越各自的紀錄。

 

眼前的視野豁然開朗,宣告著上坡終於結束,雙腿彷彿擺脫了沈重的枷鎖鐐銬,身心登時輕快無比。轉頭過去最後一次開口和孔雀說話,告訴他就衝了吧,我會在終點等他,然後我們會在終點細細享受超越自己的痛快、慢慢體會肉體瀕臨極限的痛苦。

 

『那就來吧!』他說。『對啊,怕他喔!』

 

-----------------------------------------------------------------------------

 

孔雀要搭柏全的車北上,互道珍重之後我們在人潮洶湧的集集鎮上揮手告別。把音響裡才剛聽到來自Edward Sharpe & The Magnetic Zeros艾德華夏普與無引力樂團的”Home”這首歌關掉,不用額外的熱鬧滾滾了,我想。

 我完全沒想到集集馬可以給予我這麼多的東西,如果你的焦點只是關於比賽裡那些~補給內容豐不豐盛、晶片好不好綁、或是因為交管又耽誤你幾秒鐘的時間等等之類的,那我會說,你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真正美好、值得我們細細品味的東西,在這趟只領到單程車票的人生旅程裡。

 

集集馬結束了,這是我今年的最後一場馬拉松,我不會用~『圓滿的句點』來下註解,對我來說,應該是逗點。Word空白行列最前面閃爍的黑色長條在等待著,

等待著我的雙手在鍵盤上游移按壓,輸入那些關於生活的點滴、寫出那些人生旅途的美好回憶。

 

 

 [賽事心得]來自心底的聲音~2014集集音樂馬拉松

這是一場音樂的馬拉松,其實我早就遺忘沿路的樂曲了,但我明白,未來仍有許多屬於自己樂曲等待著你我的腳步在漫長的旅途中繼續譜寫下去。要有點耐心、要有點體悟,才能捕捉到那些從內心深處傳來的音樂。

 

你聽見了嗎?

 

 

13照片感謝小威拍攝提供

這是實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