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新竹城市馬拉松-比賽的醍醐味

2015新竹城市馬拉松-比賽的醍醐味

溫演飛
2015-03-30
1444次瀏覽

回程騎著機車往芎林家的方向而去, 那春天的微風就像是長髮飄逸的Office Lady,推開咖啡館大門蹬著高跟鞋咖啦咖啦的走進新竹的郊外,帶點事務性但尚未潑辣的勁道把一點點的溫柔吹拂在田間,把田野荒地裡的白粉蝶吹的花枝亂顫、異香紛飛,

 

回想起今天比賽跑過的路線,都是我年少時熟悉的場景,有些道路新近開闢或是拓寬整新過。隨著時移事往,路面、建築增添了新的風貌,或消失或改建,在嶄新堆疊的風貌之上,卻遮蓋不住年少時的點滴回憶。

 

忽然想到什麼心頭一熱,停靠路邊把手機拿出,上網找了Kenny G的『Going Home』,就這樣播放起來。

 

1989年的原版CD我曾經買過兩片,一片在書房,而另外一片則送給了1991年一起去聽Kenny G台北演奏會的朋友。

 

好多年前有事經過她家附近的時候,轉動方向盤彎過街角的小公園,彷彿依然看到她就站在那顆榕樹下。我們會風塵僕僕的騎著機車,在夕陽西下的港南沙灘看落日餘暉在三商百貨地下樓吃簡餐喝咖啡在燈光燦爛的夜晚中牽著手在中正台的商圈流連到城隍廟對面的新復珍買彼此愛吃的竹塹餅。

 

我們會擠在小機車上面,故意騎僻靜的長長的千甲路繞路回家,然後按下CD隨身聽的Play鍵,Kenny G會用銳利的天份,吹出溫柔的~『Going Home』。

 

青春就像是調酒的攪拌棒,攪動著躁念與心笙盪漾,讓情慾一圈圈一圈圈的擴散漾開。當時我們的世界何其單純,唯一存在的,就是那一份依偎。

 

在她家前數百公尺前的小公園角落停車道別,榕樹垂下長長的氣鬚,路燈從來沒有讓人感到那麼溫柔過。

 

她拿出中正台夜市買的便宜合金對戒,看她那樣子應該是要我馬上表態。我遲疑了1秒戴上後,她問我:『你喜歡嗎?』……喜歡啊,我說。

 

『你愛我嗎?』,……當然囉,我說。

 

『你最愛的是不是我?』,……絕對是呀,我說。

 

她撩起髮絲掛在耳後,剛開始我害羞的像是麻雀啄米般輕觸她的額頭,她的髮香是最後的催情劑,讓我大膽的開始吻她薄薄的雙唇,怦然的心跳劇烈敲打著空氣,我已經忘記到底有沒有在呼吸。

 

後來我離開新竹的時候,她哭著說我都在騙她,其實她錯了,我只有說過一個謊言。

 

-----------------------------------------------

 

321日,溫度18/濕度98%,陰天無雨

 

游過那淺眠之海,上岸後推開泳鏡的瞬間,黑暗宛如世界僅有的色彩般籠罩著睜開的雙眼。把還沒響的鬧鐘關掉然後往一樓廚房走去,一切的動作是如此的熟練俐落,連我太太的打呼聲都無法干擾我。

 

吃完一大碗的白肉酸菜湯泡白飯,這簡直就是祖父輩出門務農時的吃食,也是成長時期我們客家人最常上桌的口味。這幾年嘗試過很多賽前早餐,出門在外大多時候都是到便利商店買幾個冰冷冷的海苔飯糰吞嚥下肚,今天的比賽會場在新竹市的世界博覽館,從自宅30分鐘以內可以到達,出門到外地比賽時有不得不的妥協,家鄉的比賽有近距離的悠閒,加上630分才起跑,總算可以坐在餐桌好整以暇的吃早餐。

 

5點整到山下的便利商店和阿昆會合,難得阿昆不小心報名全馬,這一陣子他有放假彼此就會相約一起跑步,他也是我寫的那本跑步的散文書裡,貫穿頭尾、真正的隱性主角。

 

兩台機車奔馳在馬路上,燈影流掠如一朵朵暈黃燦爛的花蕊,今天是春分,安全帽外流轉的空氣變得和緩許多,不再是刺骨冰凍的寒風。紅綠燈時停下時交談幾句,這光景好像學生時代和朋友出遊的氣氛,外面世界的一切是如此的新鮮美好、我們對待時間好像水龍頭的水永遠都用不盡般揮霍無度。

 

氣溫適中、無風無雨,這是最棒的跑步天氣。路上暫時沒什麼車,我享受著這份舒服和安逸。偶爾看著後照鏡裡的自己,眼睛沒有佈滿血絲、已經風霜的臉頰也無浮腫,精神不能說飽滿,但平穩安和則是肯定的。

 

把機車停對面大賣場附近,進入會場後到達預定和幾位跑友見面的地方,但可能我到的太早,加上情緒上對於今天的比賽比較緊繃,所以隨即寄物然後和阿昆到公道五路上慢跑熱身。在附近新開幕的加油站休息停留,寬敞明亮的站區沒有顧客,大夜班下班前的員工和我們閒聊著,把衣著都整理妥當之後,跑回會場時已經準備要鳴槍起跑。

 

站在起跑線之後,側立在人群之中,刻意讓呼吸落在安靜而沈穩的節奏裡,然後用手背拭去剛才慢跑發熱所冒出的汗珠,與此同時忍不住想著,這一切真的就要開始了嗎?

 

馬拉松3小時30分的完賽目標,雖然是這段時間和我關係密切的跑友間互相調侃、互相鼓勵的話題,幾位高手跑友也大方賜教、指導一二。但其實我並不是極端熱衷的追求那個指標,相反的,我很享受追求的過程。

 

就像談戀愛一樣,針對目標絞盡腦汁的算計、投其所好的規劃、迎合退讓的策略、想一嚐甜頭的鋪陳。關於這些的林林總總,在在讓我感到沉迷而怦然心動。

 

此時此刻,我即將要隨著槍聲而動身來終結這一切的時候,卻滿懷著不捨。捨不得就這樣告別那充滿著汗水與夢想的一小段酸甜交融的歲月。但或許邁出雙腳之後,目的並不在於終結,而是創造。去創造出一段新的生命歷程,去創造出屬於自己才能感動的新的生命節點。

 

那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槍聲,終於響起。

 

2015新竹城市馬拉松-比賽的醍醐味

 

 

走到感應毯大約花了18秒,這免不了的時間差如果最後有機會達成預設目標千萬要記得算進去。今天全程以5分速為水平線,賽前的訓練正應該充滿豪情的想像,可到了比賽當天,我倒是習慣淡然以對。起跑前阿昆早就鑽到前面去了,這樣也好,俗話說~『兄弟登山,各自努力!』那就按照各自編排的劇本去考驗彼此的臨場反應吧。

 

前幾公里非常專心的調勻呼吸與步頻,彷彿坐火車一樣,窗外的市街樓宇、路燈道樹一直閃瞬而過,視網膜和意識兩者之間完全沒有聯繫,簡直就像是離了婚的夫妻,各自過各自的生活。只有經過『芙洛麗飯店』時才讓啦啦隊的加油聲喚醒。

 

 2015新竹城市馬拉松-比賽的醍醐味 

 

穿著白袍的廚師和黑白分明套裝的帥哥美女們皆到馬路邊列隊為跑者們歡呼加油,從踏入會場開始,不論是會場整體的規劃,以及沿路動員的啦啦隊、各協辦單位的支援,從開始到結束都能夠感受到主辦單位~『芙洛麗飯店』認真把比賽經營好的用心。比賽結束我也把點券全都用在飯店本身的烘培部現場攤位,甚至還買了一大堆的麵包甜點蛋糕等回家給太太小孩吃,並強烈的期望太太對於我出門運動沒有任何的抱怨。事後證明我的決定是對的,而飯店烘培部的各式各樣點心麵包真的超級美味。

 

恍惚間來到中正路上,這裡有好多可供回憶的往事,但好多提供回憶的線索卻已斷線。繞過東門城,心情更是激盪無比。

 

我年少的東門城護城河,是排放污水的臭水溝,匆匆經過還要掩鼻。但現在卻是壘石塊塊,各式各樣植栽花朵,使人駐足從而流連忘返。

 

2015新竹城市馬拉松-比賽的醍醐味

 

美是什麼?美是一種品味、一種優雅美是一種態度、一種格調美是藝術的門內,美是生活的門外美出現在市井小弄,美出現在大廳殿堂。

 

5公里時經過新竹火車站,這座日治時代所建,擁有巴洛克建築兼德式建築之風格的火車站已列為國定古蹟,在水泥叢林中獨樹一幟的矗立在那裡,表達出另一種生活裡的美。

 

2015新竹城市馬拉松-比賽的醍醐味

 

巴洛克時期所產生的音樂家比如我最喜愛的巴哈,很多歌曲到現在都還繼續流傳,但這些古蹟建物,卻在如瀑布湍洩的時光流逝中,遭受到隱滅的命運。如去年2014年夏天,具有華麗巴洛克風格位於台北萬華區寶斗里的百年老建築、『清雲閣』即在爭議中遭到拆除。

 

在台灣各地許許多多已經隨著時代變動而拆除消失的美麗建物中,新竹火車站難能可貴的依舊留存至今,還有車站內突兀的憲兵服務台也是。

 

2015新竹城市馬拉松-比賽的醍醐味

 

面對市政府再轉回中正路,路過北大教堂以及附近的婚紗店,靠近北門街這邊,以前有幾家歌廳,我爸都會帶我來這裡吃冰淇淋,不過差別是他用眼睛吃台上的歌舞特別秀,而我則用湯匙挖著香蕉船,同時聽著歌手費玉清講些我還聽不懂的黃色笑話。

 

2015新竹城市馬拉松-比賽的醍醐味

 

有一次看完歌舞秀回家前我爸帶我去對面的餐廳吃牛排,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吃牛排,我依然記得他教我如何使用刀叉切肉送口,問他要吃嗎?他總是搖搖頭說不餓,並說看我吃他就滿足了。這份自己捨不得吃但對小孩完全大方的心情,要一直到我擁有了第一個小孩之後,才終於懂得。

 

東大路接天府路這一大圈繞著空軍基地跑,轟隆隆的飛機引擎聲不時劃破平靜無波的思緒,音浪如朝浪般拍打過來,震撼著耳膜。從天府路轉海濱路,這裡已經是南寮漁港區了,保持幾步的距離跟著一位年輕帥氣的跑者,他的速度很穩定,所以我就不費心一直注意手錶的資訊,終於可以把緊繃的心情放鬆幾許。

 

去年10月中結束單車賽事後開始重新把慢跑接回生活的軌道上,目前對於比賽和自我之間的認識度比較深了一點,即使每一個月一場比賽,但只有挑重點比賽來設定目標,間隔的賽事會刻意選山路馬拉松,和跑友開心的跑步聊天或是獨自放空,對於我都是很美好的生活體驗。

 

這幾年過年回花蓮娘家,回老家的Kaka都會和我約跑,路線大都由我決定,今年大年初二我們跑花46號道,從鳳林鎮的山興派出所起跑,至台11線的東部海岸公路(路口鄰近蕃薯寮遊憩區)為折返點。來回總計約22公里。

 

2015新竹城市馬拉松-比賽的醍醐味 

 

那是個雨後初霽的日子,燦爛的陽光無法消融冬天的寒幕,即使山徑道路仍然潮溼、林蔭之下依舊寒冷,但只要奔跑著,律動的腳底自然而然會把熱意傳達上來,並進而讓僵硬的身軀感到溫暖、讓冰封的心情變得柔軟許多。

 

2015新竹城市馬拉松-比賽的醍醐味

 

 

路過初相遇的當地居民劉小姐特地準備了幾塊麵包和水,在自家花園等候我們折返並給我們充當補給品,而回到同時兼具鐵馬驛站的山興派出所,值班員警也讓我們進行盥洗與清潔。純然的熱情讓我們不單補充了熱量水份,更深深地補充到心坎裡,而美麗的相遇,則讓我們的生命充滿若干能量,繼續挺起胸膛面對未來的幾許風雨。

 

設定目標奮鬥,讓我們在跑步路上的目的更有集中性而像這樣和好朋友一起沒有嚴肅計畫的奔跑,則讓靈魂更有活力。慢跑在生活裡就像餐點一樣,可以擁有各式各樣的變化,並滋潤著我們的生命。

                                        

經過17.5K水站,一回神發現那位年輕跑友的速度開始落後,頓時有點遺憾不能一起堅持下去,只好默默地堅持住自己的配速繼續前行。接下來從省道(台15號)在接61號西濱公路前轉入單車道,放假偶爾會帶家人來這條17公里海岸線單車道運動(比較高的機率是他們騎單車我跑步),這裡比較困擾的問題只有等一下北上時將要面對面碰撞的季風。

 

繞過紅樹林公園奔上彩虹橋,道路下方的溼地努力的在人為堆砌的地物中求取苟全,搖曳的波浪逐漸膨脹蔓延,水筆仔吞吐著那潮汐蘊含的營養,招潮蟹不在退潮時的老地方對人揮手,我逐漸僵硬的雙腿肌肉在木棧板上苟延殘喘著。

 

25公里在港南運河旁邊,這時突然全身僵硬乏力,大概撞牆期終於來臨,真是要命。經過補給站拿出能量包吞下,這次能量包準備了4包,一包出發前使用,計畫15公里後每10公里進入補給站時使用一包。另外到現在除了鹽巴與飲料,完全沒有吃任何東西。這倒也不是刻意如此,而是一路跑來真的沒有想吃東西的念頭。我不知道這樣是否明智?但自問狀況暫時沒有特別的異樣,也完全沒有飢餓的感覺,那就先這樣保持下去吧。

 

30公里經過南寮漁港舊港區的貝殼公園,臨海逆風較明顯,出門前把想穿的衣服都帶上,到會場再斟酌適當穿著。上半身穿著Titan(太肯)的短袖機能衣,這件衣服用料材質讓我感到非常舒服,流汗之後也能快速排汗以保持體溫。在這乍暖還寒、陰晴不定的春季,是我最喜愛穿出門慢跑的上衣。

 

2015新竹城市馬拉松-比賽的醍醐味

 

 

去年初買了Titan的壓縮襪之後,我就蠻喜愛這家公司的產品,價格適中之外,主要是材質我個人非常偏愛。該公司生產的襪子系列也使用的很習慣,今天穿的是先前朋友送我的功能慢跑襪,

 

2百多元的襪子穿起來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但我就覺得~沒有感覺才好,以前穿略薄的,一下就磨破或是偏厚的一旦汗濕又太悶重。到我這階段裝備花費不會是太大問題,比較在乎的就是材質要能反映售價。畢竟是消耗品,像衣服也有買便宜的緊身衣褲平常運動使用,可是中長距離只要休息時間拉長馬上因為流汗濕透而感到寒冷,所以針對中長距離的跑步、團練或是比賽,我都會準備知名品牌的衣著裝備上場使用。

 

而賽後回家或之後的休息日我會穿著壓縮襪或腿套,從事非常輕鬆的運動,再用狼牙棒滾輪按摩,以幫助恢復。每個人需求不同,對於我,比賽時穿戴這些裝備圖的就是運動當下所帶來那優越的舒適性,好比我現在惱怒的是忘記這件短褲流汗濕掉後會貼著皮膚,跑一段時間又要扯開拉妥,既不舒服又麻煩,回家後立馬添購壓縮褲改善。

 

31公里左右來到米粉大道,這邊因為施工的關係所以是跑非鋪裝路面,凹凸不平的地面跑起來別有一番風味,踩著大小石頭不啻彷彿送上一節腳底按摩。

 

沿路啦啦隊超多,賽後去投票時仍然繼續拉票,有些人很在意啦啦隊,但對我就沒有特別的想法,尤其騎車返家時看見路上幾位國中學生坐在地上在舉著的標語牌後垂下頭一身疲累的樣子,我覺得很不忍心。

 

接近32K時我右小腿宣告抽筋以示抗議我對它的蹂躪,趕緊停下按摩。之前看到一位前輩分享的抽筋經驗~按摩完畢緩走即可,能夠慢跑的話可以巧妙的轉移重心或姿勢,徵招其他肌肉幫忙分攤力量,讓抽筋的肌肉減少施力比重。

 

330配速員談笑自若的經過身邊,擦身而過的空檔閒聊幾句,一向隨和親切的N大叮嚀要跟好喔。我會努力,我回答。『運動筆記』自發的配置了配速員,讓有在追求特定時間成績的跑者能夠參考配速,非常感謝『運動筆記』以及N大與葉凱祥兩位笑容可掬、輕鬆寫意的大帥哥。

 

後來發現雙腿浮現抽筋徵兆的肌肉越來越多,只好默默地減速回到5分速。事到如今,捫心自問盡力了嗎?答案是非常肯定的。當然如果來個賽後檢討的話,雖然我不是那麼確定正確的答案是什麼,但此刻正按著鍵盤打文章的我會想嘗試的,應該是在2125公里時吃點香蕉之類的食物吧。

 

所以,一切都是香蕉的錯。

 

最後幾公里跑在湳雅堤防的自行車道上,這一段比較不熟,所以上星期天特地來跑這一段,想體驗一下身處最後幾公里時身體與心理是呈現何種狀態?……嗯我現在終於瞭解了~那是一種快要升天的概念。

 

2015新竹城市馬拉松-比賽的醍醐味

 

 

快要抽筋的時候,我就停下來稍微跨步伸展然後慢慢地跑動起來,雙腿就像是澆灌上水泥一樣僵硬沈重。不過當你知道終點就在數百公尺之外,還有什麼比得上這個更激盪人心?

 

雙眼聚焦的焦點只有前方一點點,完全容納不下任何其他的東西,耳朵也聽不見任何聲音,大腦唯一運作出來的意識僅有~再撐一下就結束了。

 

終點前100公尺,我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可以加速了,隨著終點線的距離逐漸縮短,我的心情也更為亢奮激動。和身邊編號0854的跑友互相加油,一到終於踏上感應毯,他回頭和我握手互相祝賀。兩個陌生的大男人有點害羞的不知該用多少的力度握手,但彼此臉上的笑容洋溢著屬於極度私我但其實類似的~那自虐後的滿足。

 

-----------------------------------------------

 

記得一位強悍的跑友Sam曾經說過:『沒有質量的訓練,根本不必談配速。』坦白說以前真的不懂配速意思,後來開始認真的設定目標,然後試著努力去達成的時候,才慢慢地在摸索中、在實踐中體悟出一些道理。

 

與其說怎麼配速,不如應該說成~怎麼配速吧。穩紮穩打的一步一腳印,一路走來,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的實力了,我想。

 

沒跑進330失望嗎?不,一點都不,雖然差了一點,但對於運動這件事心裡很清澈很明白,有多少實力就有多少表現,成績會有個區間範圍,但不可能當天可以變成Iron Man

 

參加比賽讓我深刻的體悟到一件事,那就是對未來設定目標然後專注於現在,在告一段落的時候,深深地珍惜那些曾經發生的美麗,以及所有的回憶。

 

上個月228日本來有一場他里霧馬拉松賽(雲林斗南),但因為當週感染腸胃型病毒,僅僅只是腹瀉一天加上睡眠不足而已,原本以為不過就是一天的發病罷了,但之後虛弱到有一天提早下班的地步,而且後來勉強去跑步的結果,短里程的輕鬆跑竟然眼冒金星、頭昏眼花。

 

恢復慢跑後託先前所累積的福,有氧體能勉強可以吃下自行安排的課表,3月累積到比賽當天為止的訓練里程只有116公里,20天平均下來是5.8公里。而賽前一週開始減量跑步,其實之前已經在摸索所謂的減量到底要怎麼減?一開始都擔心的不得了,常常忍不住又多跑一點。後來狠下心按照計畫減少跑步量,並聽從許多過來人建議的~相信自己之前的訓練。

 

先不論比賽成績,但後來發現只要先前的訓練質量有不錯的水準,賽前的減量除了讓雙腿操勞疲累的肌肉休養之外,也能適度的讓心理像海綿一樣,把吸收到飽和的壓力擠壓釋放掉,重新對上路奔跑回到飢渴的狀態。

 

那一天站在起終點附近等待倒數起跑的時候,短短的數分鐘之間,回想起從剛開始跑馬拉松的新鮮好奇,到現在的懵懵懂懂一知半解。從希望完賽就好到當下以時間為獵物去追逐捕獵它。

 

在每一個目標完成之前,那些所付出的努力、所擁有的憧憬、所完成的想像,一點一滴的構築出朝向目標所必須經過的道路。被疲憊襲擾的時候,偶爾會覺得這樣的過程是難忍的煎熬,但即使前方光明或是黑暗仍不可知,一直推動著我們往前追尋的動力是什麼?

 

每次站在起終點前等待倒數起跑的心情都很類似,不過我始終都很享受那個當下的感覺。充滿著對奔跑的期待興奮、對過程是否順利的懷疑緊張、對結局是否滿意的懷疑不安。

 

可等到塵埃落定,一切都結束之後,曾經窘迫不夠的生命時鐘又將歸零,我們會把沙漏翻到另一面,然後,開始想像新的世界裡可能擁有的東西。

 

 

那可真是一件迷人的事情呢。

 

備註/照片來源:

1:運動筆記~林文平先生

2456~芙洛麗大飯店

10~補給王

 

感謝以上單位拍攝提供,感恩。

這是實用文